人與數字化系統的關系辨析

文章來源:APS研究
2022-04-25

對人這種制造要素資源與其他的,比如說制造裝備、工裝夾具、工藝規程文件等等,顯然是不一樣的。其他的制造要塑資源在智能性上面來說事比較差的,而人顯然具有很大的能動性。


雖然我們關于其他的制造要素資源,比如說制造裝備,也在通過自適應等方式來提高它的智能性,或者對于工藝規程文件來實現富媒體展示的PDF,甚至虛擬模型的三維裝配等等來提高它的智能性。這些智能化的決策,其實很大程度上都是為了部分地取代人的智能或者提高人的決策智能的效率。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對于一個數字化系統來說,其所涵蓋的制造要素,這些制造要素的智能性具有很強的功利性:解放人的智能直至走向完全的自動化工具類型,這應該是一個重要的終極發展趨勢目標。

我們并不是在追求數字化系統當中的各種制造要素智能化均衡,即使是一個相對比較落后的企業,在某些方面仍然可以呈現出很濃烈的智能化程度。從這個角度來說,沒有2.0、3.0和4.0,其實并沒有一個必然的前后順序關系,按順序發展只是一個相對傳統可行的路徑而已,但絕不是唯一的路徑,尤其是當前在智能制造追求這個旗號下面。這也部分回答了,為什么現在有大量的企業,雖然在了解工業4.0的各個階段,但在實際做事的時候是很誠實的,就是發展和建設自己想要的系統,俗話說拿腳投票。同時,那些失敗的案例,基本都有人云亦云盲目盲從的標特征。

書歸正傳。但從能動性和可塑造角度來說,一般來說還是很難能夠和人來相比的,尤其不能把人當成其他制造要素那樣視同為一種冷冰冰的工具。因此有人操作的數字化系統就要考慮人的各種心理,對于系統運行的影響。這種影響是比較復雜和深刻的,比如對于系統的可靠性來說,基于物理要素的相對精準精確或變化較小的特征所做的分析是比較容易的。我們必須考慮各種各樣的人的心理及其波動,對于系統的人機交互以及人操作下的防錯,應該給予系統性的考慮。(有興趣的可以去翻看我之前的公眾號文章,有這方面主題的)


比如,對于APS系統來說,人是一種重要的制造資源,尤其在裝配生產這一種類型來說,對于人員資源的調度配置是很重要甚至是決定性的配置資源或形式。人是非常柔性的,人的技能工種以及人的技能水平都是不一樣的,人與人之間協作的慣性或者心理狀態也是不一樣的,甚至可能還要考慮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等等,這都是增加了很多傳統上不需要考慮的看起來是非技術性因素,但是很有可能是一種影響配置結果及其運行效能的決定性的因素。筆者現在正在進行著幾個裝配類型(包括脈動型裝配)的人力資源調度問題的APS開發與實施項目,頗有一些心得,歡迎探討。


對于數字化系統來說,一個加入了人這個要素或者因素,如果只是把人當成工具人來參與到數字化系統當中,必然會出現大量的問題,不僅在應用方面也包括項目的實施推進方面。真正優秀的數字化系統,應該是一種對人友好,甚至是有溫度的系統。


所有的老成謀重都是對于人性心理的深刻把握和本質認識,這是人的社會屬性性的必然。如果說控制論是關于物理系統運行的基礎核心理論,關于人性的相關研究與成果必將是另一個需要高度重視的經典理論。有機會后期再進一步展開論述吧。


………………………

一己之見,僅供參考。


作者信息:王愛民,北京理工大學數字化制造研究所,專業化APS、自適應智能工藝技術研究、系統開發與實施應用。


筆者公眾號:智能制造隨筆,歡迎關注。


歡迎交流討論,探討合作。


微信號:TimePatient


十八gay男同志69japan,强被迫伦姧在线观看无码a片,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