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數字化轉型的“轉”與“型”

文章來源:APS研究
2022-04-06

數字化轉型說起來應該是借助數字化的手段,實現制造企業的型態轉換與改善。如果我們只是說我們的業務系統,已經軟件化了,其實也是表現形式上的而已數字化,如果認為這就是轉型了,顯然這是根本不對的。因為之前信息化的路我們一直在走,那我們現在其數字化轉型,肯定不是換個詞匯這個意思。


“型什么”這是我們的目標。其實目標一直就在那里呀,比如,短周期、高柔性、低成本、高效率、可重構、快響應和綠色化、精益化、精細化、透明化、韌性化,或者自適應、自組織等等。即使面向一些新的商業模式或者說產業形態,對于一個制造企業來說,這些優秀的基因或者表現是永恒的追求。


這些目標如何達到其實就是“如何轉”的事情了,這才是重點。其實如何轉這個命題,不管是學術界還是工業界,其實一直都在持續的追求。從863CIMS工程開始一直涌現出來的各種先進制造模式,比如:并行工程、敏捷制造、精益生產、快速響應、敏捷應變、全面質量管理、大規模定制、擴散制造、云制造、制造網格、APS(應用服務提供商)、網絡化協同制造等等,都是層出不窮的,后續其實也一直在持續發展。所有的先進模式都是或全面或局部、或技術或業務等角度對制造型態結果的一種描述,其實也都帶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論甚至實施路徑。這些都是我們進行數字化轉型,可以參考并且應該貫徹的底層理念支撐。離開了這些,數字化就是浮云,說實話,充其量也只是一種手段而已。


插一句話。而我們一直談論的智能化制造(智能制造),是我們著重發展的一種,那其實也只是一種而已。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智能制造也只是對于智能的一種偏愛或者是對于制造某種(智能)特征的片面追求。雖然智能這兩個字就有一定的詞語霸權。但是否真正的能夠包容或者兼容上述的先進制造模式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的。其實從企業的角度來說,不同的企業對于先進制造模式的追求也是不一樣的,智能似乎未必是包打天下的東西。更加需要指出的是。有可能因為智能這兩個字,而讓企業迷失了自己真正應該追求的東西。


回到本來的敘事脈絡中來。對于數字化轉型來說,借助于數字化的手段來進行轉換提升塑造,才是我們真正應該要追求的。


但要想強調數字化手段,那就必須要說明或者說來分析,有哪些是離了數字化而轉不了的或實現不了的?從而使得我們心心念念的要用數字化手段。這就將問題轉變為如何利用數字化的優勢了,以及或甚至數字化能夠帶來什么顛覆或者更加符合企業發展和提升競爭優勢的改變了。


數字化轉型問題直指數字化優勢體現在什么地方?


(1)數字化代表了速度,但速度并不代表正確。


相比于傳統的人和人之間協同紙質文檔的傳輸,數字化無疑代表了快速的傳輸。就如同我們對于瞬移這種特異功能一直心向神往,以為有有了這項能力。我想就可以做正確的事兒了,其實這是完全兩個層次的概念。數字化在這個方面只是代表效率而已,并不能夠保證必然正確。就如同我們對于數字化工廠來說,其實追求的就是工廠內的制造要素,流程環節以及業務之間的銜接,都具有數字化的量化表達,并進一步實現數字化信息連續規范無中斷的方式的自動流轉,其實說白了就是管理標準化、流程自動化。這樣的話才能夠達到正確的結果提供更好的支持。其實就如同高速公路是上面不讓跑拖拉機。我們的公路研究規范也要求必須是規范的車輛才允許通行。其實現在我們所提倡的5G,也是利用其低延遲大帶寬等可以支持實時工業數據傳輸的特點,其實也只是在手段和類似高速公路這個基礎設施方面所提的要求而已。


(2)泛在的數字化,打破了傳統的層次結構。


在信息傳遞手段不暢或不足的情況下,我們習慣于逐層映射與關聯的官僚體系。數字化的泛在性特點,其實是在打破這種層級限制,扁平化就是典型的體現,比如用戶需求直接貫穿到設計工藝制造等各個環節中,也就是說,晃蕩的說出話,為我們業務組織的拓撲塑形提供了更大的支持。這樣我們才能夠聚焦真正的業務,而將之前的那種層級,尤其是只進行信息傳遞的層級進行了弱化,其實也是價值流的一種體現。而這種思路與我們在企業架構當中所提到的元模型架構等等,在道理上都是相通的。泛在的數字化,就為目前提出來的流程中臺、數據中臺等等提供了無限的可能。更為重要的是,扁平的結構其實就提供了更大的優化空間,就如同我們關于物聯網所說的優化空間在急劇的擴大一樣。只有底層的扁平化,甚至在個體的獨立化乃至智能化的基礎上,自組織自適應等得以實現才有可能。另外,泛在化也與離散化直接相關,也就如同微積分一樣,為問題的解決提供了顛覆性的基礎支持。


(3)數字化更加有利于解決熵增的問題,提高系統進化的可能。


我們借助于數字化手段進行轉型。其實很大,目的是為了打破現有的枷鎖,塑造新的型態。但可悲的是,可能我們很多所建設的所謂數字化系統,其實是建造了另外一種數字化枷鎖而已,其典型的形式就是僵化和封閉。對于一個系統來說,良好的型態是能夠進化,最直觀的體現就是能夠伴隨著企業業務與管理水平的提升而自然而然的提供支持和發生變化。另外,就是提供更加便利與直觀的人機交互與協同,因為如果能夠將人,不僅僅當作系統的使用方,而是當做系統外部能量的注入方,才能夠讓系統走出熵增的困局,這是一種融于人機協同甚至高于人機協同的一種形式,這樣才能夠把一個系統乃至企業真正的逐步的推進到帶有進化特征的智能化階段。


……………………………


當然,數字化還有一些傳統的大家關注的優勢,比如有利于更好的表達,包括知識和經驗和機理的建模與仿真等。


一己之見,僅供參考。

作者信息:王愛民,北京理工大學數字化制造研究所,專業化APS、自適應智能工藝技術研究、系統開發與實施應用。


筆者公眾號:智能制造隨筆,歡迎關注。


歡迎交流討論,探討合作。


微信號:TimePatient


十八gay男同志69japan,强被迫伦姧在线观看无码a片,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