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

文章來源:APS研究
2022-02-03

制造業是立國之本、強國之基,是國家經濟命脈所系。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內在要求。我國制造業規模已連續多年保持世界第一,在驅動經濟發展、參與國際競爭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需要注意的是,近年來,我國制造業增加值比重和從業人員比重均出現了下降態勢。制造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由2016年的28.07%下降至2020年的26.29%;2013年至2018年,制造業法人單位從業人員占全部從業人員(不含農業)的比重下降了7.83個百分點。當前,我國制造業發展步入爬坡過坎的攻堅階段?!笆奈濉币巹澓?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強調:“堅持自主可控、安全高效,推進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增強制造業競爭優勢,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痹诖吮尘跋?,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鞏固制造業的基礎地位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意義,正確認識我國制造業增加值比重和從業人員比重下降態勢、找到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現實路徑,是十分重要的課題。

制造業比重下降是全球性現象

發達國家在經歷了完整的工業化過程后,會出現制造業從業人員比重持續下降的現象,也可能出現制造業增加值占GDP比重下降的情況,這被稱為“去工業化”。制造業比重下降是一個全球性現象,雖然學術界對這一現象進行研究已有較長時間,但卻存在不同判斷。一種被廣泛接受的觀點是,發達國家“去工業化”是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是合理的,而很多發展中國家過早“去工業化”則是不合理的。

制造業是國家創新的主要載體和國家安全的保障部門,能夠吸納各種技能人員就業。一些發達國家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并沒有對“去工業化”現象過于擔憂,原因在于這些國家即使出現了制造業從業人員規模和比重都下降的現象,制造業增加值比重仍然保持相對穩定甚至略有上升,這說明這些國家的制造業就業變化主要是由生產率進步引起的。比如,1960年以來,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實際GDP的比重在相當長的時期內保持基本穩定,甚至在個別時間段還出現了上升的情況,但其制造業從業人員比重持續下降。制造業比重下降趨勢同樣發生在德國、日本等制造強國,1970年至2007年,德國和日本的制造業增加值占名義GDP的比重以及制造業從業人員占就業總數的比重均有下降。也有學者使用微觀數據深入分析了發達國家“去工業化”帶來的結構性變化,發現這類國家的部分制造業企業轉到了銷售、研發設計等服務業,還有些企業即便留在制造業也是進入了高技術領域。

也有一些事實表明,一些發展中國家過早“去工業化”導致了本國經濟增長動力不足。比如,有的發展中國家在經濟危機時期或者服務部門擴張時期都出現了明顯的“去工業化”現象,這與發達國家的情況不同,并不是一種有效的均衡結果。學術界對這種現象成因的研究沒有形成共識,因為諸多因素都可能導致發展中國家過早“去工業化”?,F實地看,過早“去工業化”給一些發展中國家帶來的負面影響已經顯現,不僅使其失去了制造業就業崗位、降低了工業品出口能力以及通過制造業獲得技術積累的機會,也讓這些國家的工業化路徑遭到阻滯。

雖然制造業比重下降是一個全球性現象,但我國制造業增加值比重和從業人員比重下降具有顯著的國情特征,不能簡單地與其他國家進行比較,也不宜過早地下結論,而應該深入分析和探討,找到更好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方向路徑。

我國的特征表現值得關注

對于我國制造業比重持續下降的現象,學術界的研究仍處于起步階段。一方面,我國出現的這些現象是否合理,至今沒有一個比較明確的結論。有學者認為,如果一個國家制造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達到30%以后,制造業在技術創新、產業帶動、出口擴張等方面能夠發揮強大的作用,而服務業效率提升能夠起到經濟增長引擎的作用,那么在這個階段出現的制造業比重下降就被視為成熟的“去工業化”。然而,我國的情況沒有得到深入討論。

對于我國制造業比重下降的原因也未形成共識。有觀點認為,“一哄而上”的產業升級沖動、要素成本上漲壓力和產能過剩的階段性影響是造成這些現象的重要原因。也有學者從工業與服務業之間的關系來分析,認為我國服務業發展滯后是這些現象的重要誘因,特別是生產性服務業比較落后,從而導致服務業對制造業的帶動作用較弱。但這些觀點都難以全面地反映問題。

我國制造業增加值比重和從業人員比重均出現下降,這是由多方面因素引起的,既體現出產業結構轉變的一般性規律特征,又存在有別于其他國家的國情特征。需要看到,與制造業從業人員比重下降密切相關的是我國人口結構發生了變化,勞動年齡人口比重下降,這意味著社會為制造業提供勞動力的能力減弱;從不同行業從業人員規模變化看,無論是勞動密集型行業還是資本密集型行業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從業人員凈減少現象;制造業從業人員比重下降還表現出顯著的區域差異。與制造業比重下降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我國金融業規??焖贁U大,這間接說明了我國產業結構變化過程中存在著明顯的“脫實向虛”。

要看到,我國制造業增加值比重和從業人員比重下降是客觀的經濟現象,對此需正確認識。

一方面,這是全球制造業產業分工的結果。主要發達國家希望適當保留部分制造業以及與之相關的先進技術,并且希望發展中國家被長期鎖定在制造業產業鏈的低端環節。由于完成工業化的發達國家或地區至今還保留著相當規模的制造業,這使得后發國家制造業的比重很難達到先發國家歷史上的最高水平。加之一些發達國家限制對發展中國家的技術轉移,無形中遏制了發展中國家制造業的轉型升級。在此背景下,我國面臨著發達國家推動制造業“回流”和發展中國家承接產業轉移的雙重壓力,繼續推進深度工業化的難度較大。

另一方面,這反映出我國工業化過程中出現的周期性調整。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經歷了從工業化初期到工業化后期的發展階段,取得了輝煌成就。這表明后發國家是可以用較短時間實現趕超、完成工業化過程的,但是,這樣的工業化自身具有結構上的不穩定性,容易出現周期性回調。當前,盡管我國制造業比重下降態勢比較明顯,但隨著結構調整到位、傳統產業改造升級逐步完成、先進制造業發展壯大,制造業比重還有可能持續回升。

關鍵要在提高質量上發力

今后一個時期,著力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是增強制造業競爭優勢、維護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需要注意的是,現階段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并不是片面追求制造業規模上的增長,而是更加注重制造業發展質量上的提升。只有實現制造業高質量發展,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才具有實質性意義。對此,既要著眼于大力提升創新能力、復雜制造能力和國際競爭力,實現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又要著眼于提高制造業發展質量,補短板、強弱項、優環境,促進制造業內部結構升級和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協同發展,在鞏固制造能力的基礎上加快提升制造業的發展質量。

一是有效降低制造業企業生產經營成本。需實施制造業降本減負行動,強化要素保障和高效服務,提升制造業根植性和競爭力,在推動工業用地集約增效、擴大制造業中長期貸款和信用貸款規模、允許制造業企業全部參與電力市場化交易等方面切實發力,還要支持建設中小企業信息、技術、進出口和數字化轉型綜合性服務平臺。

二是著力提高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性和競爭力。關鍵是要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補齊短板、鍛造長板,推進制造業補鏈強鏈,優化區域產業鏈布局,分行業做好供應鏈戰略設計并精準施策,形成具有更強創新力、更高附加值、更安全可靠的產業鏈供應鏈,增強全產業鏈的競爭力和韌性。

三是積極完善國家制造業創新體系。“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強調,“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也要牢牢抓住科技創新這把“金鑰匙”,圍繞新興技術領域成立一批技術領先、產學研協作的國家實驗室,優化提升各類工程技術創新平臺功能,鼓勵因地制宜組建工業技術研究院,著力破解基礎研究薄弱、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和共性技術供給不足等問題。

四是加強人才培養,提高制造業崗位對人才的吸引力。要大力實施工程教育體系創新,支持有條件的地區率先實行工程教育進中小學課堂,積極拓寬職業教育多元化升學通道,引導高校開設新工科專業,鼓勵企業與各類院校開展產教合作,強化建設制造強國的人才支撐。



十八gay男同志69japan,强被迫伦姧在线观看无码a片,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