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S系統實施遇到復雜排產需求如何簡化?

文章來源:APS研究
2020-07-06

今天在一個企業跟計劃調度人員討論,他們屬于典型的多品種小批量混線生產模式,產品類型接近5000種,每天新投產的訂單有10種左右。這種情況下,就對APS提出了復雜的排產調度需求。當然了,APS可以直接面對這種情況進行處理,只是復雜程度很高,對于實施推進以及保證最后的應用效果可能也能能達到,但無疑風險還是很高的。

       對于這種問題,單純的追求技術恐怕未必是必然選擇,這個企業計劃調度人員在缺少APS工具的情況下,采用了一些管理措施,很好的緩解了手工模式下的計劃調度工作,其實也與我們解決問題的思路模式有很大的關聯。

      (1)思路1:源頭上簡化問題
        該企業的計劃調度人員還是很善于觀察和思考的,面對這種70%訂單只有幾件的狀態,采取了三個個方面的措施:一是,從產品組成及其原材料的角度,從原材料到成品出產中各種中間狀態的半成品的角度,進行合理的歸聚,為后續提前開展MTS以支持MTO提供支持。二是,從產品工藝的角度,對不同產品的工藝處理項進行合理得到歸聚東西,通過低端高代的方式,減少不必要的生產流程分類與區別。三是,針對不同的客戶進行需求產品預測,比如根據產品的被訂貨重復頻次,比如在數量上占據很大比例的長期需求的產品,比如重要客戶的需求規律等。
       根據上面這種分析,采用MTS和MTO混合的生產模式,有效地降低了排產調度的復雜性。這種情況下,每個訂單不同的個性化定制需求轉變為具有可變動屬性的基于中間產品的內部準貨架產品來變形提供。
         這是一種非常典型的通過管理來降低技術的復雜性,提高技術實施的成功率的思路或案例,其實我們在很多業務場景當中都應該基于對這種處理具有敏感性,尤其是越是復雜的技術,我們越應該這么來考慮。
         這方面的案例,其實對于探索APS技術來說是非常有意義的,感覺很多企業或明或暗的都有這方面的需求,也許將來會成為APS的一種標配,其實也為當前正在如火如荼發展的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提供了一定的用武空間。

     (2)思路2:執行上簡化問題
        對于手工作業模式下,企業的計劃調度人員在進行開展的時候,其實有時候會采取一種基于瓶頸的整塊能力的一種配置安排。
        這種方法就是判斷出生產線上的哪個機臺屬于瓶頸,根據他的能力限制來決定新投產訂單對于該瓶頸資源能力的占用,并且采用一種簡便的處理方法,說按天或者半天作為實踐單位,來實現對瓶頸資源的占用。這樣的話排產還是相對來說比較簡單或者說手工操作模式下還可以應付。
        當然了,這種方式不是萬能的,主要還是用于那種產品工藝流程比較相似,也就是說雖然車間有很多機臺,但是總體上來說每一個產品都要大致經過每一個機臺。但這種方式也不是說是那種流水式的或者單元化生產,因為不同產品訂單的工序,同樣的機臺上,其生產時間是差別很大的。

       近期通過對很多企業的了解,發現這是一種普遍現象,企業的計劃調度人員還是有很多辦法的,他們的知識和經驗也是很寶貴的,雖然有可能只適用于手工模式下的這種處理,對于APS這種大規模的多目標優化問題,相當于一種是以一種復雜的技術維度來解決手工也能夠或勉強應付的技術問題,雖然從技術角度來說,問題是可以解決的,但是我們要充分在這個過程當中能夠看得清楚管理,對于技術復雜性的簡化還是非常有作用的。兩者之間并不矛盾,如果能夠善用管理的方法來簡化技術的復雜性,也許現有的技術就可以解決更加復雜的問題,相當于提升了技術的可應用的優化空間。

十八gay男同志69japan,强被迫伦姧在线观看无码a片,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